<strike id="ii0x5"></strike>
<th id="ii0x5"><video id="ii0x5"><acronym id="ii0x5"></acronym></video></th>

    <thead id="ii0x5"></thead>

  1. <th id="ii0x5"><video id="ii0x5"><acronym id="ii0x5"></acronym></video></th>
      1. <th id="ii0x5"></th>

        <code id="ii0x5"></code>
      2. <tr id="ii0x5"></tr>

          劉強:嘔吐毒素嚴重影響仔豬生產性能, 脫霉劑選擇需考慮7方面

          時間:2021-05-06    點擊:168



          近年來,飼料原料價格一路走高,行業人士在關注價格的同時往往容易忽略品質的問題。如果一味貪圖便宜,很可能對動物造成極大危害。416日,在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農村報社主辦,《農財寶典》新牧網承辦的“2021中國動物營養T20風云會”上,南京農業大學副教授、江蘇奧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研發總監劉強為大家分享了嘔吐毒素的危害及解決方案。

           

          南京農業大學副教授、江蘇奧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研發總監劉強


          嘔吐毒素影響生產性能及動物健康

            豬群最為敏感

            嘔吐毒素全名脫氧雪腐鐮刀菌烯醇,是由鐮刀菌產生的次生代謝產物,與玉米赤霉烯酮、伏馬毒素等伴生幾率高, 毒性協同。據劉強介紹,谷物中嘔吐毒素約30%為“隱蔽型”,ELSA法一般不能檢出,這也是嘔吐毒素容易“潛伏”的原因。

             嘔吐毒素首要危害消化道 (上皮組織),其作用機理為:激活細胞激酶 (MAPKs),釋放多種細胞因子 ; 引發炎癥反應和細胞凋亡導致免疫紊亂,使消化道上皮組織潰瘍。此外,HT-5分泌增多導致采食量下降,動物發生嘔吐反應。而嘔吐毒素環氧結構(C12-O-C13)與核糖體RNA或肽類轉移酶結合,可抑制蛋白質合成 ; 粘膜蛋白、緊密連接蛋白合成減少導致細胞膜通透性增加, 致病微生物侵入; 免疫細胞分裂和分化受阻使機體免疫抑制, 抗病力下降。

             嘔吐毒素在畜禽生產中表現出的危害主要有兩方面:一是采食量下降、拒食和嘔吐導致生產性能降低。有研究表明,飼料中1mg/kg嘔吐毒素即可引起斷奶仔豬采食量下降; 1-2mg/kg可導致生長豬采食量和日增重下降, 5%的豬只拒食; 大于4mg/kg時,有25%豬只拒食; 10-20mg/kg豬只完全拒食; 大于20 mg/kg時豬只嘔吐。

             據劉強介紹,Meta分析顯示,生長豬采食量隨飼糧中嘔吐毒素濃度 (0.02-2.50mg/kg) 的增加而線性下降,飼糧中3.63mg/kg嘔吐毒素可導致豬采食量和日增重下降26%。

             第二大危害是組織損傷和抗病力下降。不同組織對嘔吐毒素的敏感性:由高到低為免疫 >神經內分泌 >小腸。消化道最先接觸到嘔吐毒素,且暴露濃度高,容易引發胃賁門區和小腸粘膜潰瘍、炎癥;破壞腸道組織完整性,抑制腸道細胞分化,小腸道絨毛高度降低。同時可導致母豬產仔數減少,弱仔和死胎增加;也會使豬只對病原侵害的抵抗力下降。

             對于不同動物而言,嘔吐毒素的吸收率和敏感性不同,豬吸收嘔吐毒素速度快,吸收率高,可達50-70%;而家禽的吸收率僅為20%。敏感性相比,豬 >禽 >反芻動物。

          飼料中嘔吐毒素污染情況不容小覷

            選好脫霉劑保護動物健康

            “根據奧邁南京市霉菌毒素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的檢測數據,2018-2020年連續三年在豬料和禽料中都檢測出嘔吐毒素,檢出率100%”,劉強告訴大家嘔吐毒素的污染問題不容小覷,即使是在各地2020年新收獲的玉米中也都能檢測到不同含量的嘔吐毒素。

             劉強認為,選擇霉菌毒素脫毒劑需要考慮滿足以下方面:機理明確、材料安全、作用廣譜、性質穩定、抗干擾、作用時效快和保障營養等。

             針對行業普遍存在的嘔吐毒素問題,奧邁生物研發了奧邁益康系列脫毒劑產品。劉強告訴大家,奧邁益康從插層工藝和表面修飾處理等方面提升,增加可吸附比表面積, 提高吸附能力,同時改變基質原有表面特性,擴大吸附毒素的種類(包含AFL +DON +ZEA等)。

             根據實驗結果顯示,添加0.05%奧邁益康脫毒劑顯著降低回腸MDA濃度 (P<0.05=各腸段GSH濃度上升,有利于修復嘔吐毒素引起的損傷,還能一定程度地緩解嘔吐毒素引起的仔豬血清圓環病毒抗體滴度和生產性能下降的不利影響。